母日薪8元买一张宣纸4元 水墨大师韩锦田80年回顾展-世界上最动听的歌

发表时间:2020年02月21日 02:56:24内容来源:母日薪8元买一张宣纸4元 水墨大师韩锦田80年回顾展

来自:母日薪8元买一张宣纸4元 水墨大师韩锦田80年回顾展文章地址:http://public.lyricsbass.com/hold/021402129.htm

母日薪8元买一张宣纸4元 水墨大师韩锦田80年回顾展

母日薪8元买一张宣纸4元 水墨大师韩锦田80年回顾展

高龄80岁的水墨大师韩锦田,有「五全才子」美誉,是新竹地区著名盆栽艺术家与水墨画家,人随和幽默,有古风侠义。出身贫脊、小二就失学,却掩盖不住天分,曾在同一日内参加新竹县的书法与美术比赛,夺双料冠军。70年前,他的母亲一天工资8元,买一张宣纸要4元,父亲总说「画不能换米、换番薯、无啥路用」,母亲却偷偷塞钱给他买纸笔。就在他为成家立业一度歇笔、投身盆栽事业时,遇上国画传奇大师张大千叮嘱「你的基础非常好,你一定要再画画。」让他再拾画笔成传奇。▼▲韩锦田与家人合影(图/韩锦田公子韩眺柏提供)回首年岁,韩锦田形容像造自己生命的景,心在千山流水间,「庆幸能活八十年,尽头不知剩几天,品茶谈天快乐过,弄笔栽花当休閒」随兴的打油诗,道尽他的恣意人生价值与心之所向,也恰如外界赋予他的美名「五全才子」,集书、画、盆栽,谈天及品茗于一身的艺界传奇人物─韩锦田。▼▲回首年岁,韩锦田形容像造自己生命的景,心在千山流水间(图/韩锦田公子韩眺柏提供)在新竹市文化局美术馆105展览厅举办的展览进入倒数,「不同凡马-韩锦田八十回顾展」,40多幅新旧画作各有风采。其中一幅人物画作源于38年前所创,此次在花草鸟兽、山水画作品中同展、特别引人注目。韩锦田大师表示,他最幸运就是结识国画大师张大千,经由大千居士的鼓励下,重拾十多年没碰的画笔才有今天的挥洒。韩锦田说,他的座右铭是「上天不能阻碍穷人奋斗」,但最重要的是「坚持」。画画很简单,困难是在找自己的风格。这次展出多幅创新画作,细心欣赏可以从中发现画面呈现出多样的舒展及空灵。▼▲韩锦田大师表示,他最幸运就是结识国画大师张大千(图/韩锦田公子韩眺柏提供)他的公子韩眺柏特别写下父亲韩锦田的精采人生跟大家分享:硬从贫脊之地长出全面的才气父亲出身于贫无立锥的家,仅仅念到小学二年级即窘迫失学,纵然只有短暂的上学时光,却早早崭露绘画天分,。曾在同一日内参加新竹县的书法与美术比赛,夺双料冠军,这是穷困也没办法掩住的艺术才气。七十年前,阿嬷在一天工资八块钱,买宣纸一张则要四块钱,阿公总说「画不能换米、换番薯、无啥路用」,阿嬷却什么也不多回,偷偷塞钱给父亲买纸笔,如此以行动支持家父对绘画的热爱,也从此激励他坚忍不移的自学精神。穷的是物质不是风骨,物质再找即有替代之物,纸买不起父亲就捡菸盒与包装纸画于其上,失学了便务农放牧,向生活讨教与培养敏锐的观察力,诚如家父所言「穷人不能怨苦忧贫,更没资格好逸恶劳,所以我一生至今不敢怠惰」,他奋力改善自身的环境条件,是我辈一生最佳的榜样。父亲一生爱莳花植树、玩赏盆栽,爱研墨挥笔画画,其中最幸运就是结识同是盆栽爱好者的国画大师—张大千。▼▲韩锦田以大千御用园艺师之姿,重拾画笔(图/韩锦田公子韩眺柏提供)以大千御用园艺师之姿,重拾画笔当兵过后,父亲为成家立业曾一度歇笔,投身盆栽事业,民国六十年代台湾尚存发禁,留有一头狂野不羁长发的父亲常成为警察追逐的目标,直至首次因缘际会获得为国画传奇大师张大千整理园艺之机会,毕竟「五百年来一大千」,家父特此决意剪去长发才赴会,殊不知来到张大千家中,他有儿子蓄发更长,令人惊喜!众所皆知的是,大千居士尤其热衷于盆栽养育,这也是父亲获邀前往的原因,首次到访摩耶精舍,大千居士端来一盆黑松便问「这盆栽有缺点吗?」家父答「这盆松太久没有换土了,需要重新整形。」但因身上仅有简单工具就修了几支小枝,却让大千居士格外中意,说「以后我的盆栽你可以随便动手修剪!」由此搭建起两人友谊的桥樑。嗜爱树石盆栽的大千居士自国外运回许多珍稀的盆艺,需要一位具有手艺又合其审美判断标准的园艺师管理,自然而然,与之相谈甚欢的家父受其延揽。▲韩锦田为人随和幽默,有古风侠义。(图/韩锦田公子韩眺柏提供)民国六十七年,有日,大千居士前来新竹家中赏玩盆栽,喝茶时他见桌上一盆黑松讚赏不已,可惜当时已售出,但他忽然留意起盆子,并说「刻得太好了!」家父回,是他随手刻的,大千居士随即换上另付眼镜仔细端详,长方形的盆子两面字、两面画,并问道「你现在每天还画画吗?」家父回说十几年没拿过笔了。大千居士鼓励他,「你的基础非常好,你一定要再画画。」如此父亲受到鼓舞,再拾画笔,首张画作便是大千居士赏梅像,以一树老梅绽放比拟大师的清高风雅,得其亲笔题字,是父亲至今仍特别珍惜的画作,每一次展图欣赏皆是道不尽对大师的思念,如今家父忆起两人过往的交谈片段,总历历在目,字句犹萦绕在耳。 某次父亲携带我们全家,近距离观赏大千居士作画,我如此有幸,几乎贴在大千居士的臂膀看他挥洒,时隔四十二年,印象还特别深刻,至今仍缅怀不已;更不用说家父受张大千延聘整理园艺的五年期间,时常观赏大师作画,即便没正式拜门成为弟子,家父仍受到大千画风与行为处事影响甚钜。重新开始创作的他时不时向大千居士讨教,大师曾叮嘱「你一定要再画画。你不用学我,也不必学别人。画自己喜欢画的,但提笔写字画画一定要记得两个字:『入』与『亮』。你一拾起笔来,就要惦念这二字。」大千居士深知父亲的绘画功力经过各种无师自通的自学,扎下坚实的基础,具有一定程度,他为此相当讚许,也曾为其许多画作题字,但都不若「入」与「亮」二字提点之影响。▲韩锦田大师在新竹市文化局美术馆105展览厅举办的展览「不同凡马-韩锦田八十回顾展」进入倒数几天(图/韩锦田公子韩眺柏提供)意境在笔下、盆中与心上父亲的画风为之一变,从工转写,带入泼彩泼墨的大千世界:起笔首要慎重而「入」,因为作画一下笔,墨彩入纸即不能出,父亲不仅于绘画方面深化此字,更于盆景创作上,延伸类推个人独到见解,「盆栽则相反」父亲说,「创作盆栽是注意『出』字,因为枝桠一剪,出就不能再回去了。画是入,就不能出,盆栽是剪出,就不能入。」一入一出,一下笔一剪枝,都在体现父亲对于人生是如何审慎待之,加加减减才能达到生活最佳的平衡。再者,家父时刻拿盆栽的剪出对比水墨落笔的慎入,即因二者皆为一生最大乐趣之所在,不同的创作思考揉合成创作者韩锦田一生不凡的艺术成就,他的山水画带有面对盆景造石的特殊取景,而他的园艺则带有山水画的空灵,作画与盆栽和父亲的生命相结合,成为密不可分的生命体。至于「亮」,在我解读是以虚代实,留有气韵流动的空间,作画时的父亲心随笔运,将精气神从笔通透至画纸,使山水人物有透亮的空间与灵气,符合其所见闻,于是真,入世且真。不论盆栽与创作,皆是父亲以各种艺术方法传达他认识世界的方式,加上人生而有崇尚憧憬自然的天性,乐山乐水时父亲以自然为师,好揣摩真意,山川云雾是他眼中丰沛美感的来源,平时就喜驾车载着家母向自然取经,通过直观景物,加上高低跌宕的生命经验与丰沛的情感意念,综整而出具有个人主体思想与情感投射之造景,再透过非学院体系训练而来、浑然天成的布局巧思,经过苦练而成的巧手佳艺,体现于笔墨或者盆栽养殖上,最后佐以文思泉湧的题词短诗,让创作成为传达内心思想的具体媒介,而非仅是对自然景物的简单模仿。父亲有佳句「写秃毛笔三千管,画破竹纸百万张」可见创作不辍的坚定意志,家母则相伴于侧「娇妻磨墨,笔沾墨香,任意作画,亦添作画情趣,乐之不疲。」这是双亲的日常风景,也是父亲最惬意的晚年写照,经由盆栽或绘画,父亲一生都在造自己生命的景。▲韩锦田大师在新竹市文化局美术馆105展览厅举办的展览「不同凡马-韩锦田八十回顾展」进入倒数几天(图/韩锦田公子韩眺柏提供)广邀众人入席,韩爸的艺术人生飨宴除了驾车云游山水,安静恬适的日子外,更多时候家中文人雅士往来络绎不绝,相较于父亲幼年贫苦的务农环境,我的小时候则是过上了极好的生活,书画鑑定大师谢稚柳与海上画派名家刘旦宅是座上宾;不时与「渡海三家」黄君璧、水墨大师李奇茂用膳赏花;美人明星张俐敏与胡茵梦甚至来访观赏父亲作画,除此之外政商名流云集,皆因父亲喜摆宴席常让家里热闹非凡,系沿自大千好客宴友的豪迈气魄。从前大千设宴,一定特别为家父保留席位,对大师而言,父亲是他最器重与信任的园艺师,当时能上桌的全是电视上才会出现的面孔,共桌同欢的重要人物可能是张学良或于右任 ,却仍有家父的一席,甚至逢年过节还能领到大千居士亲赠的红包与亲笔题写的贺卡,这不仅是出于父亲精湛的盆景手艺专业,更基于他与大千居士的深厚交情。承袭大千居士的风采,家父设宴还带有一种天生的泰然自若,往往谈笑风生,品茗畅谈人生,逗得席间笑声四起,客人接二连三来访,不光因为他好客,也因他豪情且率真。或许是懂得能够不愁吃穿,全心全意于艺术创作,是多么难能可贵之事,父亲至今仍创作力旺盛,艺术生涯里,曾获大千居士的近身提点;也与黄君璧交往甚密,每有展览黄君璧即便顶风冒雨必出席;他一生最推崇「南张北齐」二人,也向齐白石的画作看齐,透过多方揣摩、讨论与学习,父亲终自成一格,他不仅吸纳大千居士的泼墨法,更在山水渲染技巧上加上半自动技法,构图布局超乎学院体系的制式规范,还不落俗套,工写并进,不设地自限将各种技法混融使用,致使其画作有静有动。特别是实验性的水墨技法之运用,既制造了山起云湧的动势,竟也可成为荷叶等植物的纹路脉络。画家韩锦田使用了当代的半自动技法,其中点题人物却是蓑衣渔翁,或两袖清风饮酒作诗的古人,使人不禁随纸上墨彩之流动,穿梭浮移在古今之中。无论巨幅连屏的松木茂林图、驱邪纳福的锺馗连身像、鸳鸯戏水小品图,或是忆儿时偷摘瓜景象,各式画题父亲皆能随心所欲转换,各有出奇制胜处,虽然他总开玩笑说「盆栽需费时二三十年使可观赏,画画二三十分即可完成换来养家!」听来轻松幽默,但背后是他用一辈子所下的苦功夫,尽管受到名家影响深远,父亲一直想走出自己不一样的艺术风格与道路,现已研发出自己独特的泼彩撞墨技法,从小在旁观察父亲投身创作的我,唯有佩服再佩服!除了祖母不顾生计的支持,还有母亲的温柔相伴,加上名流雅士的相携肯定,才成就今日的艺术家韩锦田。从来在艺术界,能够晋身生活无虞的职业画家,一张画可以优质到人家愿意从口袋掏出钱来买,这肯定不是易事,父亲不论生活高低起伏或面临什么困境,一心决意坚守在艺术领域和盆景园艺上,这不仅是对创作的坚持,更是对生命有百般热爱才能支撑下去,这一点对我来说,是一辈子受用无穷和莫大的生命启发。俗话说:「画家就爱困土脚,某子饿甲瘦比巴」父亲截然不同,他活出入世画家能有的全盘风雅样貌,并富饶我们的家。在我看来,父亲韩锦田的「入」和「亮」,是不顾一切积极入世,借绘画和盆栽创作来反映时代精神,与传达表现自我。精心打造个人风格之馀,他用恋慕的双眼端详这个世界,进而用双手造出心中的景,表达对入世的种种热爱,然后用妙语如珠向众人示理,乍看轻松谈天实则分享有起有伏的生命历练,提醒众人欣赏万千世界的美,发散他锺爱艺术的热力,持续照亮这人生飨宴。